钦州新闻网

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外汇 > 正文内容

惹爱上身:霸道总裁宠妻成瘾最新章节_《惹爱上身:霸道总裁宠妻成瘾》 正文 第一千六百二十五章 酒不醉人自醉_小说下载/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

来源:钦州新闻网   时间: 2019-05-14

    “那么点酒,我怎么会醉。”洛非墨口吻很是得意,将她抱在怀里,“只是我现在有些醉了。”

    徐一一对这个腹黑的男人是真的无话可说了,刚刚装得那么像,害得她真的以为他喝醉了,原来都只是装的!

    “醉了是吧?醉了就睡觉!”

    “酒不醉人,人自醉。”他将头埋在她的脖子里,汲取着属于她的味道,心里一阵躁动,“一一,你终于嫁给我了,以后我就能名正言顺的睡你了。”

    徐一一,“……”

    苏慕烟忙完最后一项工作,心里才彻底的踏实了下来,这次的婚礼总算圆满结束了,她也能松懈几分了。

    龙夜爵安排的车早早的在酒店外等着了,苏慕烟跟顾北等人打了招呼之后,便去赴唐绵绵的约。

    龙夜爵选的餐厅是一家海景餐厅,能在吃着美味佳肴的同时,还能欣赏毛里求斯最好看的夜景。

    苏慕烟特地换上了一袭长裙,算是对赴约对象的尊重,平日里总挽着的头发也放了下来,柔顺的披散在肩上,精致的脸上是方才才在车上简单化的妆。

    即使如此,底子好的她,还是很美。

    这种美跟毛里求斯热带风情的美是不一样的,多了几分冷艳。

    唐绵绵还记得第一次见到苏慕烟的时候,就被这个女人给惊艳到了,时光赋予她的,不只是经历,还有这种岁月沉淀之美。

    她不禁跟龙夜爵感叹道,”慕烟真的好美,你说河西爵这是哪里来的服气呢,居然能遇上慕烟这么漂亮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龙夜爵对于她的感叹不置可否,“在我眼里就两种女人。”

    “哪两种?”唐绵绵好奇的看向他。

    “别的女人,和我老婆。”

    唐绵绵虽然白了他一眼,但嘴角还是忍不住上翘,“慕烟。”

    “让你们等好久了吧,真是不好意思。”信阳154中心医院癫痫科好不好苏慕烟一坐下就赶紧道歉。

    “没有,是我们提前过来了,因为我喜欢这里的风景,就提前过来看看。”唐绵绵赶紧解释,怕苏慕烟紧张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,不过这里的风景真的很美,难怪都喜欢到这里来度假。”苏慕烟也对这里的风景表示感叹。

    只可惜她是来工作的,没什么时间去欣赏这里的美景。

    “嗯,适合情侣来度假或者是度蜜月呢。”唐绵绵附议。

    苏慕烟笑了笑,没有说话,让她说什么呢?

    因为她就是一个人来的,所以这里不适合她吧。

    唐绵绵大概是看出了苏慕烟的心思,赶紧转移了话题,两人相谈甚欢,而作为陪衬的龙夜爵,只全心全意的干一件事情!

    剥虾!

    并且,不是剥给自己吃的,而是给唐绵绵吃的。

    苏慕烟不禁有些心疼自己,不知不觉就被喂了一万吨的黄金狗粮啊。

    中途唐绵绵去了一趟洗手间,苏慕烟原本还想着,自己要不要找点什么话题跟龙夜爵说一下,毕竟两人这么干坐着也不是一回事。

    谁知道龙夜爵率先开口说道,“你不用紧张,当我不存在就行,朋友之间没那么多的顾虑,自然一点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苏慕烟是真的没想到,这些话会从这个男人嘴里说出来。

    要知道他可是绝世集团的总裁,江城龙家的的太子爷龙夜爵啊。

    不过龙夜爵这么一说,苏慕烟也自在了不少,就拿着手机看新闻。

    微博热搜里有一个熟悉的名字,楚狂歌。

    以前她是不会点开这种话题去看的,可能是今天太无聊了吧,她随手点开看了一下。

    微博热门是几个八卦周刊发的消息,是关于楚狂歌在毛里求斯度假的消息,并且附带疑似恋情曝光的标题。

    上面还有一些模糊不清的图片,但苏慕烟一眼就看出来,那照片是自扬州癫痫病医院有哪些己。

    照片的背景就是在那晚的ktv拍摄的,应该是楚狂歌抱自己的时候被人拍的。

    她不禁有些生气,一直都知道楚狂歌现在人很红,容易被记着盯上,所以苏慕烟是能避嫌就避嫌,尽量避免接触。

    那一晚也是推不掉顾北的邀约,并且不知道楚狂歌会来,包括后来他追出来,这些都不是她能掌握的。

    但是,为什么会被记着拍到?

    这里是毛里求斯,不是江城,为什么会有记着?

    她脑子里千回百转,想着一切可能有的可能。

    唐绵绵出了洗手间的时候还在给安义打电话,怕他应付不来两个孩子,得知孩子都很安静没有吵闹,心里也稍稍放心下来,刚打算回餐厅,就被旁边的吵闹声给吸引了。

    “你没长眼睛啊?不会走路吗?”

    因为是中文,所以唐绵绵才会注意到,说话的是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子,穿得很时尚,妆容也很精致,可以看出是一个很喜欢打扮的女人。

    只是,说出口的话跟她脸上的妆容十分不符,淡紫色的长裙上,也染上了一大片橘色的饮料颜色。

    一个小男孩惊慌失措的站在那里,大概知道自己做错事了,只能紧张的看着生气的女人。

    “说你呢?能听懂中文吗?”苏云溪有些气恼的质问孩子。

    孩子点点头,有些怯怯的道歉,“姐姐对不起,我不是故意的……”

    大概是因为害怕,孩子的声音越说越小。

    可苏云溪并没因为他的道歉而缓和,还是不依不挠,“对不起就算了?你知道我这裙子多贵吗?你知道我这个约会有多重要吗?都被你给破坏了!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……”小男孩已经有些想哭的趋势。

    “真是没张眼睛,碰到你真是倒霉透了,谁家的熊孩子也不看好一点,烦死了。”苏云溪从包里拿了纸巾擦拭着长裙上的污渍,可惜根本没什么用。

    小男孩应为害怕已经有些颤抖起如何通过药物治癫痫来,哆哆嗦嗦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。

    唐绵绵看到这孩子,就好像看到了司司一样,司司也会在做错事的时候,露出这样的表情,紧张,且敏感。

    她心里一软,过去跟那个女人道歉,“真对不起,孩子可能没注意到,把你裙子弄脏了,要不你看这样把,你留个联系方式,我赔偿你这条裙子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是孩子的妈妈是吧?你是怎么看孩子的?你看把我裙子弄得,还怎么约会啊?就算你能赔偿,但你能陪我今晚一个美好的约会吗?”苏云溪本就一肚子气,误以为孩子妈妈来了,一通发泄。

    今晚她可是用尽浑身解数,才能跟河西爵一起单独的吃饭,好好的气氛,就这么被破坏了。

    她只不过是想到洗手间来补个妆,好让自己看起来更完美一点的!

    怎么就那么倒霉了!

    “真的对不起,孩子也不是故意的,如果实在不行,要不现在就去找个店买一条裙子吧,费用我出,包括这条裙子,我都一起赔偿你。”唐绵绵尽量和颜悦色的跟苏云溪谈判。

    只是她根本就不听,“我说了,衣服是小事,耽搁了我的约会你能赔偿得起吗?”

    “那你说怎么办?”唐绵绵也有些不悦了,已经好好说话了,这女人还不依不挠的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知道怎么办?不然你把你裙子给我好了。”眼尖的苏云溪一眼就看出来,唐绵绵身上这条裙子是造价不菲的,是她最喜欢的那个设计师明子遇设计的最新款礼服,且,是限量版!

    唐绵绵楞了一下,大概是没想到这女人会提出这么无礼的要求吧,可看看躲在自己身后的孩子,她妥协了,“那你跟我来吧,我的换给你。”

    他们的身材都差不多,交换回下应该没事。

    况且这女人都说了,今晚的约会对她来说很重要,那她就当是成全一下好了。

    苏云溪跟了过去,嘴上还说得很勉强,生怕别人不知道她多委屈一样。

    两人在洗手间交换了裙子,唐绵绵到是不介意上面有果汁,只是穿着这裙子,闻着不属于自己的香水味,心里多少有些介意罢了。

   女性患有癫痫应该怎么护理 今晚这么好的气氛,就被破坏了。

    出去的时候,苏云溪还好心的提醒了一下她,“以后还是麻烦大姐你,看好孩子,别再让孩子闯祸了,多影响别人的,我就说来度假不要带什么孩子嘛,简直是一个麻烦。”

    唐绵绵听了这番话,蹙了蹙眉,但最终还是没说什么,出了洗手间。

    回到餐桌的时候,龙夜爵第一时间就注意到了,拧着眉头问道,“怎么换裙子了?这哪里来的裙子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,刚刚出了点小意外,就跟对方换了裙子。”唐绵绵淡淡的解释,并没将这件事情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“真没事吗?”龙夜爵隐隐有些担心。

    唐绵绵就知道这男人太紧张自己,赶紧说道,“真没事,一条裙子而已嘛,不行再让明子遇给我设计过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可以。”只要能哄唐绵绵开心,龙夜爵是什么都支持的。

    本来以为这件事就是个小插曲,谁知道这才仅仅只是开始。

    当唐绵绵看到河西爵的时候,惊讶得暗中捏了捏龙夜爵。

    正在剥虾的男人楞了一下,不明所以的看向唐绵绵,“怎么了,老婆?”

    “河西爵怎么会来这里?”唐绵绵低声问道。

    她本不想让苏慕烟听到,可提及那个敏感的名字,还是让她留意到了,视线也很迅速的看了过去,果然看到了河西爵。

    他就坐在靠窗的餐桌旁,看着手里的手机,表情有些沉冷,跟此时餐厅浪漫的气氛不太相符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知道?”龙夜爵一脸莫名。

    唐绵绵看了看苏慕烟,知道她也看到了河西爵,就急忙转移话题,“慕烟什么时候回国啊?要不跟我们一起回去吧,大家一起有个照应。”

    “我这边还有一些收尾的工作,加上公司其他同事想多玩两天,回程是订在三天后的。”苏慕烟语气很平淡,没什么起伏,跟表情很一致,叫人猜不出她心里在想什么。
    ♂领♂域♂文♂学♂*♂www.li♂ng♂yu.or♂g

北京军海癫痫医院
推荐阅读
本类最新

© xinwen.ysdey.com  钦州新闻网    版权所有  京ICP备12007688号